日本殖民大连的制度建设

日本殖民大连的制度建设

时间:2020-01-09 12:4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一、关东州在我国政府施政前的地方制度

在清朝统治的时代,关东州地区的最高地方行政机构为设置于金州的旗、民两座衙门。旗衙门统管旗人并掌管军政事务,其长官副都统隶属于盛京将军,除金州外还管辖复州、盖平、熊岳、水师营等各地区。

在如今的关东州之外的管区各处设置城守尉,向州内的金州和水师营派驻协领,赋予上述两者征税、捕捉盗匪、诉讼刑狱等权利,令其掌管一切与旗人相关的事务。民衙门乃管理汉人的官府,负责实施民政,其衙门被称为金州厅,厅的长官称海防同知,隶属于奉天府尹,负责掌管征税、货币、诉讼刑狱等事务。但该长官的管辖范围仅限于当时的金州厅范围内,对复州及其以北地区无管辖权。此外,驻营口的海关道负责统一管理金州、复州、海城、盖平等各县的地方关税事务。当时的地方基层行政区划采用村屯、甲社制度,在旗人村屯设置守保,在汉人村屯设置乡约,两者虽然称呼不同,但均负责传达官府的命令、协助征收租税、处理村屯的日常事务,且都由居民选出。甲社制度是通常说的保甲制度的遗存,一社分为数甲,每甲置甲长一名。金州民政支署辖区内如今仍然沿用保甲制度,保甲组织一方面可以处理公共性质的小宗事务,另一方面也能在村屯警备上起到辅助作用。有的地方的数个村屯还会联合起来设置团练会这一机构以强化地方上的自卫力量。此外也有两三个乃至二三十个村屯设置一名会首的情况,但会首与守保、乡约和甲长之间的关系含糊不清,其手中实际上未掌握任何权力。

俄国租借关东州后趁北清事变(义和团运动)爆发之际驱逐了清国派驻金州的官吏,并废除以往的各项制度,另设民政长官以统管州内的民政事务。基层行政机关方面,俄国在金州、水师营、大连貔子窝(现在的柳树屯)及郭家岭设置抚民署,在旅顺市设置巡捕厅。抚民署任命当地居民中有声望者担任乡约、方长、屯长,令其辅助地方行政事务。我国对该地区实施军事统治后沿用了不少俄国此前采取的现成制度。

二、军事统治时期的地方制度

我国军队进入关东州后随即于明治三十七年(1904年)5月先后设置金州军政署和大连军政署,赋予其协助军务和安抚地方居民的职责。当时的金州军政署辖区最广,行政机构颇为繁杂,鉴于此,军方在五处设立民务所,选任当地居民中有名望者担任民务长,并在民务所辖下进一步设置会长和村屯长等职务,参考借鉴清国和俄国管理该地区时使用过的现成制度力求将我军的军事统治贯彻到底。会这一行政单位相当于我国国内的村,村、屯则类似国内的大字 。

进入辽东守备军时期后,我军对该地区的军事统治终于踏上正轨,在地方行政上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明治三十七年(1904年)12月,当局公布了辽东守备军行政规则,将此前由俄国租借的地区划分为旅顺、大连(青泥洼)、金州三个行政区,分别配设军政委员,并进一步在金州政区设置五个管区,选派陆军士官或高级文官担任管区长,同时撤销此前设置的民务所,定下会长、村长的人选,从而终于完成行政组织构架的统一。第二年,即明治三十八年(1905年),当局进行了制度上的改革,撤销军政署,设立关东州民政署,但对会村制度并未进行过多修改。

三、都督府时期的地方制度

明治三十九年(1906年)9月,当局设立关东都督府,并在州内设置三处民政署,后来又变更为两处民政署,一处支署和两个派驻事务所,对地方行政机构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改编。

关东州地方自治制度中的市制经历了如下的形成过程。在我国执掌关东州行政权的初期,大连和旅顺两座城市得到了急速发展。在明治三十八年年底、明治三十九年年初时已经出现了大型的日本人集中居住区,但这些居住区形成时间尚短,还未曾出现组建自治团体的机会,仅在我国军队和宪兵的监督下结成了仅以扫除污物和处理其他事物为目的的公共性质的团体。明治四十年(1907年)2月,都督府以府令第九号的形式公布了卫生协作组织规则,要求市民在民政署署长认为必要的区域内组建卫生协作组织,负责清扫污物、宣传清洁方法和消毒方法、从事传染病的预防和救治等与公共卫生相关的事务。大连、旅顺、金州的城区内都施行了上述制度。

当时的卫生协作组织是市民间唯一的公共机关,其委员由市民选出,略带自治团体的形态,但其掌管的事务仅限于卫生领域的部分事务,且尚处于创立初期,在普及上存在不小的困难。随着时间的推移,旅顺和大连的城区中开始陆续出现实业会、町内会、联合町内会等种类繁多的私设民间团体,并渐渐展现出弊端。于是大连市市民中有人向城市的管理方提出建议,主张将全市的各种团体进行整合,以实现市民的团结和融合。回顾往昔,在日俄战争结束后的短暂时期内曾有大量国人前往关东州境内,但这些人来去无常,缺乏在此定居的信念,而随着局势的不断稳定,关东州内的国人逐渐对其居住地产生归属感,并最终形成了程度较高的公共思想。都督府紧跟时代的发展趋势,意识到训练市民的自制能力,逐渐为将来实现高度自治打下基础之举措乃当前的当务之急,于大正四年(1915年)9月以府令第二十六号的形式制订了大连及旅顺市规则,撤销此前组建的卫生协作组织,设置新的市制和市级行政单位,并从同年10月1日起开始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