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高校年度预算 山东三大部属高校总和不抵清

2018高校年度预算 山东三大部属高校总和不抵清

时间:2020-02-06 07:0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日前,按照教育部的要求,中国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相继公布了2018年度预算。紧接着,山东部属和省属高校的预算经费也陆续公布。

中国高校预算清单相继 出炉 。

日前,按照教育部的要求,中国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相继公布了2018年度预算。

紧接着,山东部属和省属高校的预算经费也陆续公布。

鲁三大部属高校预算总和不抵一个清华

公开消息显示:目前,山东仅有3所部属高校 山东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以及中国海洋大学。其中,山东大学今年预算总经费是84.41亿元,排名12位,以大幅度优势领跑山东;中国石油大学(华东)39亿元,排名39位;中国海洋大学35.81亿元,排名45位。

省属高校方面,今年3月份山东高校陆续开始公布2018年度预算。从目前已公布的数据看,山东科技大学预算总经费为13.8亿元,青岛大学为13.7亿元,山东农业大学为12.5亿元,青岛科技大学为11.4亿元,山东师范大学为11.3亿元,山东理工大学为10.3亿元,曲阜师范大学为10亿元。此外,济南大学、齐鲁工业大学、山东财经大学、聊城大学等预算都不足10亿元。

与中国其他教育部直属高校相比,山东的成绩确实不够理想。

数据显示:今年预算总经费超过百亿元的中国高校仍是7所,预算从多到少依次是:清华(269.45亿元)、浙大(154.65亿元)、上海交大(144.88亿元)、中山大学(134.92亿元)、同济大学(134.21亿元)、北大(125.54亿元)、复旦(108.90亿元)。

其中,清华大学今年以269.45亿元的预算总经费仍稳居全国高校第一,而且是唯一一所预算超200亿元的高校,超过排名第二的浙江大学近115亿元。

预算经费差距巨大,山东大学领跑山东

凤凰网山东梳理上述资料发现,山东高校之间的预算经费差距明显。其中,山东3所部属高校的预算经费几乎占据了山东高校总经费的一半以上;而且从目前已公布的数据来看,预算经费最低的还不足10亿,从84.41亿元到不足10亿,中间足足相差了70多亿。

且值得一提的是,同为 985 和 211 学校,山东3所部属高校与清华、浙大等相比也相差了上百亿。

从纵向来看,山东很大一部分高校与去年相比,预算经费有所减少,如青岛大学、山东科技大学、山东师范大学、济南大学、青岛科技大学等;而山东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中国海洋大学今年预算经费虽然增长,但山东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在75所部属高校的经费排名中位次却在下降,其中山东大学下降1位,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下降3位。

众所周知,经费是一所高校发展的关键。经费不够,项目开展、科研的发展必然受掣,而科研受掣城市的发展后劲就会不足。

据此,分析人士认为,作为教育大省的山东,对高校的投入力度仍需进一步加大。

事业收入占比增加

山东高校 钱袋子 已经确定,那么这些钱从哪里来?

凤凰网山东梳理发现,山东高校收入主要有几大块,分别是各类财政拨款、事业收入、上年结转、经营收入、其他收入等。

一般而言,各类财政拨款是高校收入的主要来源,像兰州大学,学校预算收入27.1亿,其中,财政拨款17.2亿,占预算收入的63.47%。

但近年来开始出现一些新情况:事业收入在高校,尤其是预算总数较多的高校中,逐渐占据优势地位。像清华大学,本年收入预算196.74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拨款占收入预算的25.84%,而事业收入103.7亿,占收入预算的52.71%。

山东高校也有类似情况:如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今年财政拨款10.95亿元,占28.07%,事业收入12.5亿元,占32.05%;山东大学今年事业收入预算增加了3亿元,总计23.94亿,占本年总收入预算的37.27%,而财政拨款收入预算28.80亿元,仅占到总收入预算的44.85%。

部分高校住房保障支出破亿

收入确定后,山东高校 钱袋子 用于何处呢?

通过数据可以发现,山东高校支出一般包括教育支出、科学技术支出、文化体育与传媒支出、住房保障支出等。在这些支出中,教育支出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所占比重一般也最大。例如中国人民大学教育支出48.79亿元,占比达96.72%;吉林大学教育支出60.05亿元,占比为95.22%。

但除教育支出外,高校老师尤其是年轻教师的住房问题也一直备受关注。

凤凰网山东梳理发现,近年来,山东部分高校的住房保障预算支出破亿。例如山东大学住房保障预算支出4.7亿,占今年支出的6.35%;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今年住房保障预算支出也高达1.3亿。

声音

高校的资金来源日益丰富和多元化,以前大部分为上级拨款和大学自身收入,现在校友捐赠、社会捐赠等各类收入越来越多,成为高校收入中重要的一部分,这导致 其他收入 金额越来越大。

然而,目前中国的捐赠方式非常复杂,高校预算制度规定尚未赶上多元化步伐,比如实物捐赠如何计量,资金如何处理使用、增值、规避风险等,以后都要继续完善。

日前,新京报引述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院院长乔宝云的话语称,现在高校预算只是收入支出的记录,尚处于初步阶段,以后要逐步完善制度规范,进一步细化和提高透明度,这有利于大学资产的管理。